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香港六合三怪 > 正文内容

韦家辉 :不是人人变成怪物你就一定也要变成怪物

作者:admin 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:2022-08-29

  也许在一些人心中,韦家辉这个名字有些陌生,可是,在港剧迷和港片粉丝心中,这是个可以“封神”的名字。

  他是《神雕侠侣》和《新扎师兄》等经典港剧的编剧,天下心水心资料,监制过《誓不低头》《义不容情》《还我本色》《大时代》等TVB经典电视剧。1996年韦家辉与杜琪峰携手成立银河映像电影公司,1997年,韦家辉独立导演了银河映像的开山之作《一个字头的诞生》,这部影片荣获1997年“香港影评人协会”的最佳剧本奖,之后,他参与的作品有《孤男寡女》《瘦身男女》《钟无艳》《神探》《盲探》《毒战》等等。

  由韦家辉编剧执导并监制的《神探大战》正在热映,该片上映之后票房口碑均不俗,被誉为2022年生猛港片。导演贾樟柯评价说这是“货真价实的‘大战’。主创非常用心,动作戏很有挑战,庙街的那场戏写实又超现实,把香港的空间和氛围拍得很好,片中的那句台词‘与怪物战斗,小心自己成为怪物’,让影片除了拥有极强的娱乐性外,也富含了深层的主题,是非常道地的港产片,近年来少有的能展现港片风采的作品”。

  《神探大战》由刘青云、蔡卓妍与林峯等出演,讲述一个以“神探”为名的犯罪团伙,他们以暴制暴,预告杀人,以私刑执法,让社区陷入恐惧之中。患有精神疾病的“癫佬神探”李俊(刘青云饰)独行查案,以“神探夫妇”陈仪(蔡卓妍饰)和方礼信(林峯饰)为首的重案组,也身陷与杀戮赛跑的缉凶之路。几方“神探”纠缠在一起,真相未明,正邪难辨。

  此次韦家辉和刘青云的联手,让人难免将《神探大战》与2007年的《神探》联想。《神探》由杜琪峰和韦家辉联合执导,刘青云主演,曾让韦家辉收获了三座最佳编剧奖。

  在韦家辉看来,与15年前相比,当下时代信息暴增,有太多变化,电影创作也可以尝试融入更多的信息量在其中:“我现在看《神探》觉得节奏慢,它是集中讲述一个案件,讲这几个角色的内心变化和看法,电影比较文艺。这次的《神探大战》有更多的动作戏,而且,一宗‘神探’案件中至少包含了十几宗案件,里面的变化也不像《神探》那样比较慢的进展,这一次在《神探大战》里,只需要20小时,世界已经有翻天覆地的变化。”

  “观塘魔警案”“元朗屠夫案”“维港碎尸案”“避风塘烹尸案”“雨夜杀人魔案”“庙街灭门飞尸案”……《神探大战》中出现的案件名都自带让人不寒而栗的效果。但这十余件重口旧案,并不是空穴来风,每一件其实都有骇人听闻的案件原型。例如,李俊骑车追寻的“雨夜杀人魔案”,原型是发生在1982年的“雨夜屠夫案”,而李俊与陈仪驾车前往庙街追查的“庙街灭门飞尸案”,原型参考的是发生在1959年到1961年的香港绑架案,又称“三狼案”。甚至,连李俊年轻时在船上看到恶魔并开枪,因此被认定精神失常的剧情,也是有真实案件原型。据悉,这是发生在1969年的后海湾水警船大屠杀事件。

  一口气打包了十余件重口旧案,韦家辉这次可谓十分大胆。而也正是这样的大胆创作,让《神探大战》的犯罪片气质格外浓郁。同时,罪案的恶性程度,也让观众明白了“疯癫神探”李俊即使精神失常也要执着查出这些案件真相的理由。哪怕是无人听他说,李俊也要把查到的真相在大庭广众中写出来。而这,也构成了《神探大战》中令人热血的部分。

  根据韦家辉的设定,《神探大战》中最核心的“神探”,是刘青云饰演的李俊。他是一个对查案极其投入的警探,却也因为时常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而显得异于常人。

  韦家辉形容李俊是个“格格不入”的人,因为他除了查案之外好像对什么都不关心,这是他的优点,却也造就了他的悲剧人生,因为李俊不但对自己的案子上心,还认为其他案子也不能查错,查错一件,就会牵连甚广,会衍生出很多问题。所以,他就犯了大忌,他干涉别的组在查的案,他在警队中变成了非常令人讨厌的人,就这样被大家排斥放弃了。

  刘青云饰演的疯癫警探李俊,情绪可谓大开大合,人物层次相当丰富。其实在创作《神探大战》剧本时,韦家辉已经确定刘青云是“神探”李俊的不二人选。两人从TVB时期即开始合作,TVB历史上最精彩的剧集之一《大时代》就是由韦家辉监制并导演,刘青云等主演的。韦家辉说:“我跟青云认识几十年了,大部分戏都跟他合作。私底下,我们经常聚会。青云虽然演戏鬼灵精怪,但为人很正气。大家也看到这么多年,他没有任何负面新闻。”

  也正因为多年友情,两人合作时能够彼此充分信任,韦家辉说:“我的创作方法是,在开拍前,我当然会想很多次这个戏如何设置。但开机后,我会在现场根据演员状况调整剧本,因为我想多放些东西进去。青云是个很棒的演员,他很信任我,我也很信任他。第一天,我们不会知道整套戏怎么走,就试试,看他的表演会是什么样子。我跟他有十年没有合作了,我不知道今天的青云会在现场的表现力如何。作为一个观众,我有时认为其他导演拍他,有时会浪费他一点演技,用得不够。所以,我要知道他现在的状态能承受多少压力?又有多少东西能拿出来?我觉得他是个很棒的演员,可能隐藏了很多能量。”

  一试之下果然如此,韦家辉认为刘青云依旧很有力量,不仅是表演,还有体能。“我俩聊天时,他也说很久没像《神探大战》这样演戏了,李俊是非常复杂、需要功力的一个角色。大家都知道青云演戏很聪明,有很多方法技巧,驾驭这个复杂角色,他并不吃力。而且他体能也很好,大家都不年轻了,这部电影动作戏很多,对体能要求很多,是找替身还是本人亲自上阵?我当然希望演员亲自来,青云做到了,追车、跳车……我觉得青云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演员,而且作为演员,青云很敬业。他已经是影帝了,每天在片场还是靠着导演坐,有时候未必需要他就位的,他也随时待命,很难得。”

  《神探》的风格是斯文、内敛,内心戏多偏文艺,《神探大战》则是以动作讲故事,火爆猛烈,这对擅长运用多重伏笔的韦家辉来说,无疑是拍摄上的一大挑战。韦家辉感谢优秀的台前幕后团队,才成就了现在的《神探大战》。

  船坞爆炸戏是《神探大战》结尾的一场高潮戏份。韦家辉表示,自己早在十多年前拍《鬼马狂想曲》时就有了拍船坞爆炸戏的一个雏形想法,但是当时没有条件去实现:“拍《鬼马狂想曲》时就觉得景色很有趣,让人难忘。”

  拍摄《神探大战》时,韦家辉立刻想到了这里,这次拍摄船坞环境复杂,涉及到好多惊险镜头:“这个场景之前没有人拍过,因为真的很难拍。那个船太大了,尤其是注水后,你根本没有办法再把器材运过去拍,演员也过不去。后来只能一点点吊着过去,整个过程特别紧张。船很高,而且船坞有年头了,到处都生了锈,现场很多人,又要拍很多危险镜头。在电影中你们看到了演员面临的危险,但其实现场的摄影组、灯光组都危险,灯光要安置在更高的地方。你这里已经有一百几十英尺高,灯光要再高一百几十英尺,要在一个吊架上打灯,摄影师有时候稍微动动,你就担心他会掉下去。这样的环境下,我们拍了20来天。我在现场不敢催,也不敢大声喊,就怕给大家制造紧张气氛,掉下去就没命了。真的很紧张,我好怕见到兄弟们处在很危险的地方,但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地还是将他们置身于危险中。还有庙街的天台追逐戏,大家就站在最危险的边缘,我现场不敢说他们。镜头与安全如何把控,这是在现场一个比较难处理的地方。”

  韦家辉在庙街实景拍摄跳楼戏份,可以说是挑战了一个“不可能完成的任务”。他说:“在香港拍电影久了都知道,如果你想拍庙街,很多制片人都会说别想了,但这次我觉得剧情是有需要的,我很怀念以前港产片的实拍,我不想用绿幕,感谢制片组很纵容我。在庙街拍戏不容易,我们不仅仅是拍在庙街走过或者聊天,而是从天台上跳下来,还要放烟幕弹,有爆炸戏,难度很大。”

  韦家辉笑说拍《神探大战》整部电影都是处于这种紧张刺激的状态,剧组人跟他说没有一场戏是容易拍的,“而且以前的电影可能有场景会比较集中的,这部电影则比较散,故事压缩的时间很短,设置在20个小时内,剧组走遍了香港的九龙和新界,还要去深圳和广州拍,大家好奔波。我自己是路痴,但很喜欢走路,就想借这部电影,游一次香港,弥敦道、庙街、油麻地、避风塘、荃湾码头、长沙湾……都成为了这部电影的拍摄场地。”

  由于是编剧出身,韦家辉有个习惯,他经常根据现场情况和演员状态临时增添剧本内容。这种形式对于刘青云来说不算什么,那么对其他演员呢?韦家辉非常高兴地表示,演员们都不需要磨合,“这次走运,合作的都是很棒的演员。”

  阿SA曾和韦家辉合作过,林峯是从TVB出来的演员,所以,他们对于这种拍摄方式都很适应。韦家辉表示,在TVB工作,虽然那种流水作业很高压,但是也非常锻炼导演和演员,“你可以学到很多,会应变很多东西。比如在审讯室里刘青云和林峯的那场对峙戏,原本两人的对话很长,但我在现场就改了台词,给了阿峯让他马上念,我还跟他说念了最后也未必是真用这段,我还在边拍边改,也许一会儿还有新台词。阿峯受过TVB的训练,而且他聪明,可以立刻就消化我那些新台词,所以他和青云那场戏非常有力量。我觉得我幸运的是这次拍《神探大战》有这么好的演员,也许没有遇到这么厉害的演员,也不会用现在的方法拍了。”

  除了“老面孔”,《神探大战》里还有很多年轻演员。韦家辉认为这些新人很重要,因为香港电影的下一代就要靠他们了,“大家都说香港电影圈现在来来去去就是那班演员,香港影人面临青黄不接的问题,所以香港很需要生力军。”

  韦家辉坦承自己其实并不熟悉这些年轻人,也不知道他们在圈里人气如何,有多红,“我只是单凭直觉或外形找的他们,试戏时觉得感觉是对的就用了。他们的表演方法不是TVB出来的,但他们的观影量很多,对于表演有他们自己的判断,甚至有的地方和我们不同,这里没有绝对的谁对谁错,但表演方法上,和TVB出来的演员确实不同。”

  由于剧组人很多,拍摄工作又紧张,所以,韦家辉没有时间给年轻演员讲戏太细,“我也担心自己的观点干扰了他们的演戏方法,所以我总是说:‘做一次来看看吧’,然后根据现场再调整。年轻演员们很珍惜这次的拍摄机会。”韦家辉认为香港年轻演员的优势是,他们可以吸收到全世界的精华,“包括表演,你可以看到全世界优秀演员的表演方法、讲故事的方法,所以如果你好学努力,是可以吸收的,他们的成长条件和环境非常好。”

  韦家辉家里有四个兄弟姐妹,他排行第二。为了照顾弟妹,他小学五年级就开始做暑期工,下午上课,上午卖叉烧包、倒垃圾。1980年,高中毕业后,他做了一年停车场管理员,“闷得发慌,全部报纸看完,连铺在垃圾桶里的那张都看了。结果一天我看到TVB请见习编剧的招聘广告,于是就去了。”最终,依靠《誓不低头》《义不容情》《大时代》等作品让韦家辉成为TVB的“金牌编剧”,而且在24岁成为创意总监,27岁成为监制。

  韦家辉喜欢看报纸上的案件新闻,每次报道一出,他都会仔细研究:“当年雨夜屠夫案,在香港很轰动。为什么会有人杀害那么多女性,非常匪夷所思。他的落网,是出于一个很奇特的行为:这个凶手杀了人后拍了照,还竟然拿去照相馆将照片冲洗出来。如果他不这么做,可能不会在那时落网。我就在想,是不是凶手某种程度是想被人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事情?否则他会难受?”由于脑子里存储了大量案件,所以在用的时候,它们就会自动从韦家辉脑子里跳出来。

  韦家辉笔下的人物也总是“既天才又疯子”,魔鬼与天使总是在冲突和搏斗中。韦家辉喜欢这种戏剧感很强的戏份,喜欢人物亦正亦邪,《神探大战》中也是如此,身为督察却犯下多次罪行的方礼信看起来慈眉善目,醉心缉查真相的李俊却面露凶光,呼应了片中的台词——“大邪若正,大恶若善”、“最邪恶的魔鬼最爱装天使”,这也是韦家辉在影片中想要表达的一层内涵。

  片中,刘青云还会念出尼采的“与怪物战斗,小心自己成为怪物”——每个人都认为自己在做替天行道的好事,但因立场不同,行事也不一样,每个人却都认为自己在做对的事,韦家辉认为这是人性的矛盾之处。而刘青云扮演的李俊更是个“悲剧英雄”,即使被周围人不理解,他仍然孤独而执着地追求真相。韦家辉说自己偏爱这类“悲剧英雄”,“这样的人很有魅力,我很喜欢这样的角色。”

  在韦家辉看来,现在人们处于信息爆炸的时代,每天都收到大量信息,但问题也随之而来,“每一个人选择看的信息有时会有所偏颇,但因为你爱看这类新闻,就会收到大量的推送,这些信息慢慢也会巩固了你的看法。而很值得探讨的是,大家一方面吸收大量信息,一方面却开始失去了独立思考的能力,这是很多年轻人会遇到的问题,也是《神探大战》所试图去探讨的。有很多时候你以为自己对了,但其实你所谓的观点都是在网上看到的那些信息,是这些内容巩固了你原来以为自己有的‘独立思考’,这些所谓的‘独立思考’会在不知不觉间,被人利用或影响了,而你不自知。”

  也因此,韦家辉希望通过《神探大战》,可以给年轻人一些反思,对世界和人性有更为深刻的了解,“不是人人变成怪物,你就一定也要变成怪物。”

更多